• 菜單導航

    尊重勞動久久地蔓延心底

    作者: 潮帝 來源: 潮帝文學網 發布時間: 2020年08月19日 13:49:40

    ??父親從教師的工作崗位上光榮退休了。勞碌半生的父親應該享受兒女繞膝的天倫之樂,心恬意適地度過含飴弄孫的快樂時光,但是耐不住寂寞的父親不甘心每日穩坐藤椅,搖一把陳年的蒲扇,手拈茶盞,口品濃釅,幽幽憐嘆,長時間凝視著夕陽的余輝漸漸消隱在山嵐深處。
    ??一天晚飯后,父親閉掉了他最聽的二人轉,靜靜地佇立窗前,默然沉思,像有什么心事。我以為他身體不適。父親回過身,斬釘截鐵地說:“我想回農村養蜜蜂。”父親的一句話,像一雙蒼勁的手推開記憶窗欞上厚重的帷幔,遙遠的景像清晰躍現腦海。記得在我八歲的時候,父親是遠近聞名的養蜂能手,如蠅大小的蜜蜂所創造出微乎其微的價值,給當時拮據,清苦的生活悄然帶來了新的轉機和甜蜜的希望。時光荏苒,歲月盈虛,無關緊要的舊事漸行漸遠。記憶的浪花不停地翻卷,采摘與眾不同的一朵:那就是幾只饑餓的蜜蜂嗅到臉上擦著香粉的我,房前屋后窮追不舍,見縫插針在臉上蜇咬幾口,瞬間,陣陣刺痛沿著皮膚表層熱乎乎地沖上來,臉上火燒火燎的。不一會兒,臉就紅腫起來,現在想起還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臉。

    尊重勞動久久地蔓延心底

    ??蜜蜂極其難飼養,不但工作量大,而且成活率低。這就要求飼養人要有充沛的體力和旺盛的精力。今非昔比,父親的身體狀況遠不如當年:幾年前曾經兩次腦出血,死里逃生到今天。家里人強烈反對他的想法,全票否決,但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向通情達理的父親一改常態,不可理喻,誰的勸說也聽不進去,像是著了魔似的,背著家人偷偷購買了幾十箱蜜蜂。父親樂癲癲離開了喧囂的城市,滿懷信心地在偏僻的小山村兢兢業業養起了蜜蜂,像是去與追求一生的夢想赴一個久遠的約會,身后留下了我們無可奈何的嘆息和整日整夜的擔憂。
    ??五一休假。清晨,全家人迫不及待驅車上路。山路崎嶇不平,道路泥濘,這么惡劣的環境,還讓體弱多病的父親在外奔波勞碌,心生縷縷的不安,時時泛涌起潮水般的愧疚,久久地蔓延心底。
    ??小兒連聲驚呼,蜂場到了。放目遠望,一座秀山,幾抹疏林,十幾個蜂箱擺放整齊,間距均一。成群結伴的蜜蜂頻頻扇動透明的薄翅,溫文爾雅地奏著動聽的小曲,友好地為我們引路。小兒捂著胖嘟嘟的臉蛋膽怯地往我的身后躲藏。沒戴任何防止蜇咬服飾的父親高擎蜂脾,一絲不茍地給老鄉們講解什么??吹轿覀兊絹?,喜出望外,黝黑的臉膛蕩漾起純樸的笑意,就像秋后不畏風霜的淫威而恣情怒放的菊花一樣!他大聲招呼著,聲音洪亮、高亢,與退休在家時沉默寡言判若兩人。難以見到父親如此精神矍爍,我被他的言行深深地感染,就連看路邊不知名的帶著翅膀的野花,也像要無拘無束展翅翱翔藍天。我問父親怕不怕蜜蜂的蜇咬,父親笑呵呵地說:“養蜂人應該了解蜜蜂的生長習性,你不激惹它,不抹味道濃艷的香粉,不在它附近亂跑……它們不會無禮,反而是彬彬有禮的小東西呢。”他津津樂道,如數家珍向我講解養蜂經驗,預期更遠大的目標是發展到上百箱。父親幽默地謔稱自己為“空軍司令”。因為成千上萬只蜜蜂像一個個袖珍的小雷達,“嗡嗡”聲不絕于耳,真有點臨戰前厲兵秣馬的氣氛呢。
    ??中午,充足的陽光銀亮亮傾瀉下來,一片令人炫目的銀光生動流淌。路邊山花爛漫,香氣撲鼻,空氣清新醉人。不知疲倦的蜜蜂像搬運工一樣,一趟趟“穿花度柳飛如箭,粘絮尋香似落星”,而五彩斑斕的蝴蝶游手好閑嬉鬧翻飛花間。小兒頭戴白色的蜂帽,手戴肥大的手套,全副武裝謹慎、好奇地觀察蜜蜂。觸景生情,他噘起小嘴,對著一只急促地鼓動著腹部,棲落花蕊中的蜜蜂稚聲稚氣地吟誦:“不論平地與山尖,無限風光盡被占。采得百花成蜜后,為誰辛苦為誰甜?”正在給蜂場消毒的父親,擦擦額角的汗水,滿意地揚了揚眉頭,高高地抱起他親了又親。
    ??午飯后,父親沒有歇息,放下飯碗就拿起笤帚打掃蜂場,永不懈怠地來回穿行。在他彎腰的時候,背后露出一塊漆黑的膏藥。我知道他的腰疼病又犯了,婉轉地試探提醒他:“是不是太勞累了?不行,就回家吧!”父親故意岔開話題,掩飾著什么,大概怕我擔心吧?在我喋喋不休的追問下,一向言辭尖銳,據理力爭的父親并不和我辯解,但是態度異常明朗堅決:“不回家,人要不勞動,那不就成了廢品,無用之人。”我知道父親倔強的脾氣,不敢再勸說。

    日本av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