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菜單導航

    眉上輕愁揮不去

    作者: 潮帝 來源: 潮帝文學網 發布時間: 2020年08月19日 13:50:10

    ??南宋末代的詞壇上,蔣捷是個異數。他不屬于任何一個詞派,只是以自己清疏峻麗的風格,獨作一家。他的詞,雖不能稱絕唱,卻有不少都以其獨特的風致,流傳后世。比如《虞美人?聽雨》,比如《梅花引?荊溪阻雪》,比如《一剪梅?舟過吳江》。
    ??“一片春愁待酒澆。江上舟搖,樓上簾招。秋娘渡與泰娘橋,風又飄飄,雨又蕭蕭。何日歸家洗客袍?銀字笙調,心字香燒。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”

    眉上輕愁揮不去

    ??據說吳江位于蘇州以南,太湖之東。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詞人蔣捷乘一只小舟,從江上過。時值春末,江上淫雨霏霏,一片風雨飄搖,旅人身上衣單,而舟中無酒以暖青裳,于是料峭的春風里,一種叫春愁的東西從他心里無邊無際地生發開來,纏纏綿綿地鋪開去,一直鋪到了天邊。
    ??小船一直搖,一直搖,就像那個已經過去的動蕩的末世,就像他這無涯的一場生。近岸的時候,他看見岸上有酒樓,酒樓上的簾子在風里朝著他招搖,他知道酒樓里有可以消愁的美酒。但船還是搖過去了。
    ??又是秋娘渡,又是泰娘橋,漂泊的生涯里,他曾經多少次這樣茫然地路過了它們,每一次江上都風雨蕭蕭。前方始終煙水茫茫,迷蒙得看不清路,他知道國已經亡了,幸而,家還是在的。他是這樣想的,無國可報,幸而有家可歸。
    ??身上的袍子早已濡滿風塵。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袍上的青色已經悄悄地褪去。想他當時新晉新婚,少年得意,怎么知道世事無情,那么大的國,說亡就亡了,功名富貴薄不過一張黃紙?然而亡也不過如此,換了天子,一樣需要百姓。竟然還有人舉薦他出仕,但為什么要去呢,他知道的,自己是個遺民。宋的遺民。
    ??還是回家吧,妻子會為他清洗衣袍,為他調精致的銀字笙,還會為他點起一爐心字香,青煙繚繞的簾下,它會靜靜地焚燒。他想起那些廬下聽雨的歲月,什么樣的豪情壯志,都那樣靜悄悄地過去了。那些窗外流過的光,從來不為誰停留,只是它經過的時候,梨花淡淡飄散的院落里,櫻桃變得嫣紅,蕉葉轉成濃綠,而鏡中自己的兩鬢也終于沾染了點點的星霜。
    ??是什么愁這樣的深。春深似海,亂紅紛紛,縱然試遍天下美酒,也不能消除的悲傷啊,即使是好風如水好月如霜也不能遺忘。但他此刻仍在船上,在飄搖的風雨里任青裳被濡濕,心想也許一生就這樣漂泊了,總是將船想酒,隨波逐流。風雨飄搖間,是揮不去的眉上輕愁。
    ??本詞音韻極美,言辭流轉間如珠玉鏗然。而用語又極鮮麗淺顯,所繪畫面盡態極妍,尤其末句“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”,極富美感,千年來傾倒世人無數,皆因以有形顏色寫無形光陰,明麗無方,逼人眼目。李佳《左庵詞話》卷上云:“蔣竹山<一剪梅>詞,有云:‘銀字笙調,心字香燒。流光容易把人拋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’久膾炙人口。”
    ??而千年來世人感嘆流光一句,大抵是因為身有所觸。荏苒在衣,真不是人力所能左右。若是時間可以回頭,可以挽回多少遺憾呢?千年以前,蔣捷的春愁里,或許也有這個成分吧。

    日本av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