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菜單導航

    此愛綿綿無絕期

    作者: 潮帝 來源: 潮帝文學網 發布時間: 2019年08月09日 11:05:08

    自小不喜流行歌曲,直到在最美的年華遇到了昆曲,如果正好與你吻合,真如宿命般不可抵抗,張岱自言:“好梨園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鳥,兼以茶淫橘虐,書蠹詩魔。”昆曲是愛文者喜其詞,知音者賞其律。戲曲與我“耳鬢廝磨”,漸漸壟斷我的音樂軟件。每次去劇院,都會驚覺自己的黑發在鶴發中是多么顯眼。

     

    初次聽《長生殿》中驚變泣顏回一折:“花繁,艷想容顏。云想衣裳光璨,新妝誰似,可憐飛燕嬌懶。名花國色,笑微微常得君王看。向春風解釋春愁,沉香亭同倚闌干。”這段改編自李白的《清平調》就如只應天上有的仙樂,要單曲循環數十次。

     

    之前看的是《長生殿》的劇本,這次下載了《長生殿》全本,九個小時有些冗長。由多人演繹不同階段的楊貴妃,特別喜歡魏春榮的“春睡”一出,宿醒未醒,困酣嬌眼,緩緩欠伸,支頤欹臥在鴛衾,如一朵雍容華貴的牡丹花,這一連串的動作嬌媚到骨子里,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   

    《小宴》一出,唐明皇與楊玉環在沉香亭賞花飲酒,酒過三巡后,楊玉環不勝酒力,朱顏微酡,淺唱著:“態懨懨輕云軟四肢,影蒙蒙空花亂雙眼,嬌怯怯柳腰扶難起,困沉沉強抬嬌腕,軟設設金蓮倒褪,亂松松香肩云鬟,美甘甘思尋鳳枕,步遲遲倩宮娥攙入繡幃間。” 也表演得淋漓盡致,疊詞的運用增加了其韻律感。

     

    戲中楊玉環是主角,讓我很同情的角色卻是“梅妃”江采萍,這位江南女子因喜梅賜封為“梅妃”,后宮本是“只見新人笑,哪聞舊人哭。”唐明皇專寵楊貴妃,楊玉環以霓裳羽衣舞艷壓梅妃的驚鴻舞,冷落了獨居上陽宮的梅妃,梅妃便寫下《樓東賦》,醋意大發的楊玉環要求賜死梅妃,皇帝心有愧意,贈給梅妃一斛珠,梅妃寫下了感人至深的《謝賜珍珠》,桂葉雙眉久不描,殘妝和淚污紅綃。長門盡日無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。

     

    楊玉環喜啖荔枝,為了“一騎紅塵妃子笑”,唐玄宗命人從海南運來荔枝,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,致使百姓怨聲載道。唐玄宗沉浸于輕歌曼舞中,不理朝政,漁陽鼙鼓驟然起,安史之亂爆發了,唐玄宗只得倉皇出逃,駕幸西川。因楊玉環的兄長楊國忠弄權,文武百官對他不滿,要賜死楊國忠和楊玉環才肯護駕,自古紅顏多薄命,楊玉環自縊而死,一代紅顏為君絕,半行字是薄命的碑碣。

     

    《長生殿》寄予了洪強烈的民族意識,表現在對郭子儀和雷海青的塑造上,郭子儀掌握兵權后頑強抵御安祿山,雷海青作為一名樂師,怒擲琵琶打安祿山,壯烈犧牲,諷刺了貪生怕死的文武百官。又借樂師李龜年之口,將這段天寶遺事說與眾人聽。

     

    洪給出了我們與白居易《長恨歌》不一樣的結局,在《聞鈴》、《哭像》、《雨夢》中將唐明皇塑造成了癡情的人,《尸解》一出更具有神話浪漫色彩,在云霧中,將楊玉環魂魄與真身合一,飛度成仙,天孫織女因憐唐明皇相思成疾,助二人月宮重逢,前身為孔升真人和蓬萊仙子的唐玄宗和楊玉環,據玉帝敕諭,居于忉利天宮,永為夫婦,兩人七月七日在長生殿的盟誓成真,此愛得以綿綿無絕期。

    日本av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