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检索: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

四月,一起聆听雨

类别:散文   作者:相思   时间:2017-04-02 19:41:46  阅读: 0次     文字大小:

  又到四月,江南的雨纷沓而至。时而淅淅沥沥,酣畅淋漓;时而又柔声细语,依偎缠绵。犹如母亲怀里调皮捣蛋的小婴儿,纤细的小手不停地在母亲的衣服上拨弄弹奏;粉嫩的小脸蛋黏腻着母亲的额头呢喃细语!

  聆听雨,最好的去处莫过于是依山傍水的农庄。在那里远离城市,没有喧嚣和尔虞我诈的“游戏”纷争,一片宁静。在闲情雅致之时,酌一杯清茶,坐在逍遥椅上吟诗摇晃,静谧欣赏着大自然湖光山色的美丽画卷,如痴如醉。偶尔飘落下几滴鸟屎,撒在红笺纸上,也惊扰不了我的雅兴,反而激发出了我的灵感与创意。用一只竹签轻轻地拨弄着小鸟送来的礼物,涂抹成微笑的太阳或弯弯的月亮。心静如水,一点异味都没有。因为我们都是大自然里的一份子,彼此意味相近。更何况,谁都有一点个性,不然怎么去区分万事万物,谁又是谁?

  夜幕降临时,点一支油灯,熬一碗红薯粥,做几个素雅的田园小菜,独自享受着自己亲手烹饪的美味佳肴,甚是惬意。虽然有点简朴,但吃起来很是爽口。易清胃利肠、润心养颜。能有这么一个好去处,那是前世修行赐予的缘。犹如到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,悠哉乐哉。逐渐的,逐渐的,油灯越来越亮,苍穹也越来越更加沉寂。叽叽喳喳的小鸟也终于累了,倦了,依偎在母亲怀里酣然入睡,甜甜地进入梦乡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时辰,突然,“呲呲,呲呲……”有几个小精灵不停地拍打、亲吻着玻窗和屋瓦,一下子把我从酣梦中摇醒。我朦朦胧胧地睁开双眼,极不情愿地点亮油灯,和衣下床,蹑手蹑脚地挪步到窗前,斜身倚靠,附耳仔细聆听是什么声响。“沙……沙……”好似树叶在脆响,声音由远及近,似乎又在由近及远,环绕着农庄忽远忽近,仿佛在窃窃私语着什么?但又听不太清楚,偶尔还夹杂着“咚咚……”几声应和的水滴声。

  我推开玻窗,一股阴凉的清风拂面而来。透过微弱的灯光向外张望,整个山峦仍然被夜色虚掩着。调皮的雨扭着纤细的腰肢穿梭于整个苍穹之中,时而轻盈,时而又急促炫舞,无忧无虑,逍遥自在。看得我心酸,麻麻地微颤了好几一下,赶紧关紧玻窗,又躺回到暖和的被窝里。外面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明晰,淅淅沥沥、滴答滴答、哗哗啦啦、踢嗒踢嗒,犹如盛大的音乐交响曲在大地母亲怀里弹奏着。

  多情的雨弹奏了一夜,我犹如一个不懂事的小毛孩躺在被窝里也悄悄地“偷听”了一夜。夜的沉稳,雨的剔透敲击,彻底将我洗礼。浮躁的心终于不再莽撞纠结尘缘纷争,在文字的海洋里沉寂下来。

  天刚刚破晓,我拍不急待跑出房间,光着脚丫子站在屋檐前四处张望。翠绿的山峦顶着碧海蓝天,一点云丝都没有,那么的蓝,那么的透;湿漉漉的山体不断地散发出缕缕白雾,犹如一件透明的薄纱将整个山庄围绕,房屋楼阁若隐若现;潺潺的溪流沿着山脉轻歌曼舞,流过炊烟袅袅的村庄,也流进农民伯伯的心田。

  渐渐地,渐渐地,谷底河床的云雾慢慢地向山顶飘移,漫过村庄,也漫过水田里的犁铧。“有雨山戴帽,无雨下河罩”,果不其然,一会,淅淅沥沥的又下起雨来。我纹丝不动,静静地杵在那里,犹如痴情的傻子,任凭调皮的雨亲吻着,蹂躏着……

  四月,江南的雨,就是那么多情缠绵,让游子们的心牵肠挂肚。时常一下就是半月左右,但悬浮的心却是热烫的。每逢雨季来临之时,总想找一个谎言的理由回到江南,也回到“心暖的被窝”里,彻夜聆听雨的弹奏!

  2017.4.2

浏览0次    得分 :0 分    编辑: 雨枫  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夹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