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检索: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

一路往东

类别:散文   作者:早言西子   时间:2017-08-31 09:40:01  阅读: 0次     文字大小:

  虽是夏季,却已立秋。阴雨绵绵的天气,候车室里夹杂着汗臭和嘈杂声,晚点4个小时的列车,终于徐徐开进站台。

  因为奡哥说只有坐火车才有旅行的感觉,而且他还确定要选上铺,所以我们放弃了从新晃直达杭州的高铁,踏上这俩陈旧的列车。昏黄的灯光,老式的盥洗台,密集的雨滴敲打着车窗,仿佛时光倒流,一下子回到了从前。“哐哧,哐哧,哐哧,呜......”列车一路往东。

  推开软卧的门,左右两边,上下四铺床,被褥凌乱,气味难闻。狗窝不过也就这样了吧?但也没办法,儿子面前还是好好表现一下吧,毕竟要到这里呆20几个小时。放下行李,赶紧跟儿子一起动手整理各自的床单、被子。

  刚整理好,准备坐下休息,突然跑进来一个小女孩,大概六七岁的样子。

  “要怎么才可以到上面去啊?”她直直地看着我,手却指着儿子的上铺,一点都不怕生。

  “踩着旁边的踏板就可以上来了啊!”儿子在上铺探出头来,有点不屑。

  “我可以上去吗?”刚说完这句,她就走到门边,一只脚朝向踏板往上伸,想要爬上去。

  “哎,哎,哎,你别乱爬啊,要摔跤的啊!”我实在是不想她爬上去,万一摔倒了就麻烦了,家长又不在这,到时怕说不清楚。

  “你爸爸呢?去你爸爸妈妈那去吧。”我以为她的爸妈就在隔壁。

  “我爸爸说让我到这玩会呢!”小女孩悻悻地收回那只扬起的脚,再次看向我这边。

  这时我才仔细打量起她来,学生头、齐刘海,眼睛大大的,五官还算清秀,脸上却有点不太干净,穿着也有点奇怪:白色无袖的公主蓬蓬裙,裙长到膝盖,膝盖以下穿着条松松垮垮的黑裤子,裤子还比较长,一直到脚踝,再往下就是一双前绿后红的塑料凉鞋。

  “这......”看惯了城里的那些漂亮、时尚的小公主、小萝莉,对这样的一身打扮,真还是没有什么好感。

  “小朋友,你要吃水果吗?”为了缓解下气氛,我主动把包里带的水果果切拿出来。

  “要。”她到不客气,伸出一只手过来拿。

  “等一下,小朋友,你的手太脏了,你去旁边的盥洗台洗洗吧。洗完再过来吃。”一看她的手,比她的脸还要脏。

  “好。”她一下子就跑出去了,但马上又回来了。

  “我找不到水龙头呢!”她怔怔地望着我。

  “哦。”我实在是没办法,又懒得带她去洗,就在背包里找了一张湿纸巾给她擦起手来。

  擦完以后,她大口大口地吃起水果来。然后包口包嘴地看向我:“我要叫你什么啊?”

  “是叫你公公、婆婆、妈妈还是阿姨呢?”小女孩一脸的天真无邪。

  “嗯?随便吧,你觉得呢?”想听听她的答案,我故意反问到。

  “妈妈,我叫你妈妈吧!”小女孩一脸平静。

  “啊?妈妈?”上铺的儿子首先惊叫起来,我也觉得特别诧异!这孩子!妈妈这个词是可以随便乱叫的吗?

  “咳咳”我故意咳了两声,想赶快转移话题。

  “小朋友,你快回爸爸妈妈那去吧,他们看不见你,会到处找你,担心你哦!”我催促着她赶紧离开这。

  “我爸爸那里,我不知道该怎么上到上面去呢!”小女孩又指了指儿子睡的上铺。

  “没关系,你爸爸一定找到了上去的方法了,你快去看看吧!”我好心再劝她,以为她爸妈就在这个车厢的隔壁包间。

  “嗯,那我走了,妈妈。”小女孩朝我宛然一笑,眉毛弯弯的样子真是可爱啊!

  小女孩终于走了,我躺了一会,想起这个突如其来的“女儿”,还真有那么点意思。

  很快到饭点了,喊奡哥下了床,我们准备去隔壁车厢的餐车吃晚饭。刚叫了餐准备低头开吃,只听到乘务员大声叫到:“小朋友,不要在车厢乱跑!”等我一抬头,只见一道白色的光影从我旁边飞了过去。

  “那不是刚刚那个女孩吗?”儿子寻着白影过去的方向嘟噜着说。

  “低头!别看!”我赶紧叫儿子一起低头,幸好小女孩没注意到我们,实在是怕被她缠上,脱不了身,饭也会吃不安宁。

  “她怎么又从我们那节车厢过来了啊?”儿子很不解,边吃着东西边问。

  “谁知道呢?”我继续吃我的东西,不想去多想。

  “会不会是去找妈妈的啊?”今天奡哥的话有点多。

  “妈妈?哪个呀?”我无比好奇。

  “你呀!”儿子一脸坏笑。

  “找打吧你!” 我嘴里的饭差点喷出来,扬了扬手里的筷子。

  “嘿嘿,我们过去看看吧。”饭没吃完,儿子就想拉着我去当侦探......

  

  从餐车车厢的连接部望过去,那是一节硬座车厢。小女孩正在车厢中间部位的过道上,抬着头对着旁边座位上的男人说着什么。

  她一下子用手指指车顶,一下子又指着我们所在的餐车的方向,还撒娇似地扭着身子。

  不用猜也知道,在她眼里,火车上所有的车厢应该都是一样的吧?为什么爸爸坐的地方就不可以爬上去呢?为什么哥哥就可以睡在上铺呢?

  座位上的男人这时候慢慢转过脸来看向餐车,若有所思了一会。然后他弯下腰把小女孩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下。这时我才看到那个男人一脸的憔悴,只见他紧紧地抱着那个女孩,依偎在一起。

  谁也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,有着怎样的故事,也不知道小女孩为什么像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,她的妈妈在哪呢?为什么只要别人对她好一点点就叫妈妈......

  生活,也许对大都数人来说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  “哐哧,哐哧,哐哧,呜......”

  

浏览0次    得分 :0 分    编辑: 雨枫  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夹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相关作品
  • 一路往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