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检索: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

菊色的夜

类别:散文   作者:津烽   时间:2016-09-19 13:53:45  阅读: 10次     文字大小:

   篱笆担忧着霓虹的喧嚣。一个老人,出了土屋的门,拄着古藤拐杖,沿着篱笆边的小路走着。时不时,站一站,望一望,若有所思地呆立一会儿。她老了,行动不利落了,可她那心不会老的,总也放心不下远离家门奔波在南方大城的伢们。如今虽有电话,她却因耳背不常用;有时也有几封家书,她因眼花,也不常看。夜阑人静,拄杖伫立老樟树下就成了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习惯。这会儿子夜了,不也照样如常?

   夜风蹑手蹑脚逃离繁华,我的心被风动的云浮起。眼前的街灯、车流、光影也没有了诗情。我遥望远方,那儿的江北有一个临河的小集,那是我人生画意的描摹之地,我的梦中离不了她。

   月光微驼起沧桑的背影,在万籁俱寂的林间轻颤。河堤在涓涓细流边延伸出几道沙湾。堤脚处是漫漫如毡的野生紫云英的家园。成双成对的恋者也好,密友也罢,或卧或坐,悄悄话的低音,浮动不了子夜的幽静。喜欢踱步的中年,三三两两,形单影只,或漫步于近水的沙滩,或止步于水边沙墩。手挽手传心煽情的,怅然鹤立悠思的,叠加了另一组夜幕下清幽的画面。我的眼眸游移着,心灵的摄录机打着程序的腹稿。通常难得的,也是镜头难以捕捉的是老年人镜头。我想到了孤独老人,那儿有我母亲的身影。

   这个夜,月儿暗淡的有些发凉。家的土屋依旧沧桑,厚厚地贮藏了一屋子炊烟的温馨气息。老樟树在井口执守,不让尘世的毒素污染那一口清泉。树上的鸟巢时不时传出唧唧的雏鸣,是不是小鸟饥饿了?令哺鸟揪心么?母亲蹒跚着步履遥望,那拐杖一拄,就成了三棵老树相伴相惜的姿势——母亲,手杖,还有老樟树。

   远山外的街灯无眠,发着忧郁的光。夜,注定与思索结缘。我,也一夜无眠。

浏览10次    得分 :0 分    编辑: 李代全  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夹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相关作品
  • 菊色的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