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检索: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诗

68、【散文诗】妖兽与佛僧

类别:散文诗   作者:薛洪文河南   时间:2017-06-25 12:38:52  阅读: 0次     文字大小:

   68、【散文诗】妖兽与佛僧

  作者:河南油田培训中心,薛洪文,2017.6.25

   夜,是食尸的黑势力虫魔。占据,占据,金钟分割事物的线;分身,分身,消隐镀满轮廓的空间。它对我大喊,我躺进亡棺,安于饲育的幸福,独享它的黑虫分泌的死寂。

   也许,平躺的骨柴,如秋水引流到秋桥,忘却落叶堆满的雨霜;无许,风刀剪摘,欢快掉落枝上的经年复来年的故事。

   可我,可我,举起一杯装满黑色毒酒,再三斟酌。

   马路夜灯灯杆,爬满黑虫,食光的虫子,能吞噬人间一条路么?总有,夜的旅人,向夜的深处,寻一段披星逐月的徒步。

   流在眼泪的痛苦,剥开层层裸露风霜枯木,说道:心愿不属于亡棺。它忧伤,抑郁,而又愤激,伐木可以做草屋的椽梁,也可以做渡桥的墩枕。

  它很痛苦。难道,夜,是邪恶与善良同牧的么?难道,妖兽与佛僧,可以同居人间一室么?它诘问天,泪光栖宿于苍白的脸,这是审视夜的唯一白光啊。

   唉,你这人,你这不应该的人。为何不销魂享受蒙目的清闲?为何去撞黑色墙壁反扑的势力呢?

   问声串串,我又如残骨,架在电锯,卸成八大尸体。

   不,总得有点遗言吧。

  抬着我的夜,去鼓掌吧。你的黑色十二只口袋,放点哀悼的音乐,会吝啬么?

   一只红头苍蝇,飞来,宣布一个死亡鉴定结论。

   几只黑手,蘸满黑汁的含意,送一段,我不愿听的狰狞笑容。

   这夜,没有比这更长的了。

  并列浮雕一个育人书台淹埋的身影,滑向夜的凄哀、凄冷,远去了,远去了。

浏览0次    得分 :0 分    编辑: 雨枫  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夹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图文作品
写在初秋
写在初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