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菜單導航

    收獲春天的美好

    作者: 潮帝 來源: 潮帝文學網 發布時間: 2019年08月09日 14:12:01

    正應驗了一句話:“人間四月芳菲盡,山寺桃花始盛開。”今天,我慕名來到了山東著名風景名勝區大澤山采風,我領略了勺里頭村的“四月芳菲盡”,感受了日照庵的“桃花始盛開”,這不正是“人間最美四月天”的生動寫照嗎?在這個四月天里,我收獲了諸多美好。

     

    四月的大澤山處處煥發著生機,映入眼簾的是草綠花紅,大山綠了,披上了一身綠裝;大樹綠了,嫩芽長成了綠葉;小草綠了,獲得了新生。桃花紅了,紅到了意想不到的極致;杜鵑紅了,紅到了北方人想象不到的美麗;櫻花紅了,紅到了樹上一片紅、地上一堆紅的佳處。

     

    大澤山腳下的勺里頭村三面環山,大山環抱著綠樹,綠樹簇擁著村莊,村莊延伸出一條彎彎的小路。彎彎的小路雖說鋪成了水泥路,可只能單行,已停下車的三輪車師傅見我們駛來,很禮貌的開走讓路,著實讓我感動了一陣子,讓我感受到了山里人的樸實、真誠,使我想到了“人間四月天”的美。

     

    沿著彎彎的山路一路前行,路的坡度幾乎都是六七十度,拐到一個彎,就是一個驚險,風景也是越來越美麗,這時我腦海里突然蹦出了一句話:“絕美的風景多在奇險的山川。”我現在已忘記是誰說的了,這對于我來說,已不太重要,我感到重要的是在奇險的大山里尋覓絕美的風景。

     

    也不知是誰說的:“車到山前必有路。”可到了山前處就沒有路了,這是鄉村百姓們自己開辟出的一條山路。車開不上去就只好停下。我們一行走下車來,站在山前,幾乎都是不由自主地回頭望,舉目遠望緊緊相連的群山,山里山外,那是天然延伸的一道道靚麗的風景;低頭近看曲里拐彎的山路,忽高忽低,這是人間創造的一個個丹青妙筆。

     

    收回思緒,我們結伴徒步前行,徒步登山感受到的是腳踏實地,走出車來體驗的是視野遼闊。四月天是登山的最佳時機,山里的冰雪融化了,山花兒盛開了,光樹變綠了,小草發芽了,小鳥歡叫了……賞心悅目,愉悅心靈,愜意極了!

     

    沿著山里人走出來的小路前行,我不由想起了魯迅先生那句非常經典的話:“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。”說的多好啊!我此時所走的路,正是魯迅先生所說的那樣的路,我也隱隱有那樣的感觸。不過,大師總有先見之明和他的獨到之處。

     

    路兩旁,目之所及、伸手可觸的盡是花草樹木?;ㄓ刑一?、山梨花、山茶花;草有山草、茅草、青草;樹木有松樹、桃樹、棠梨樹、洋槐樹,這些花草樹木十分和諧地生長在大山上、溝壑邊、小路旁。在這里,我真真切切地見證了“赤橙黃綠青藍紫”,赤色的是桃花,桃花盛開在山澗、路旁,在黃綠的大山里特別顯眼;橙色的是叫不上名字的花兒,別具一格;黃色的是蓮條,漫山遍野,一片連著一片,煞是好看;綠色的是樹、是草,點綴在溝壑、山巒,給大山披上了新綠,像是迎接春天的節日;青色的是青松,還有萬年青,充滿著無限生機;藍色的是紫草,開著一朵朵藍色、姿色的小花,我禁不住彎下腰,端起相機,“咔嚓、咔嚓”拍個不停;紫色的是紫葉李,把春天的大山裝扮的更加美麗。

     

    走著、走著,當地一知名攝影家驚呼:“哎,你看,那邊一棵杜鵑,開得花多好看。”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,噢,在陡峭的山坡上確實生長著一棵杜鵑,開的花很多。”同行的一個年輕人執意要上去看看這棵杜鵑,我勸他說:“別上去了,你看那邊很陡。”他說:“沒事,把那邊就上去了。”正在我思慮間,他已走出了好遠,走近了那棵杜鵑。不一會兒工夫,他便從山上走了回來,隔著老遠就說:“到了上面一看,長在石縫上,而且長得很好。旁邊還有好幾棵,開得都很好看,只是在這里看不到。”他的話引起了我無限的想象,我在想,杜鵑花在南方居多,1985年,我赴云南執行作戰任務時,放眼望去,滿山盡是紅艷艷的杜鵑花開,姹紫嫣紅,十分壯觀,三十多年過去,杜鵑花一直在我心里盛開著。而自然生長在北方大山上的杜鵑花卻極為少見,且生長在貧瘠石縫里的更為稀少,顯得彌足珍貴。

     

    調轉車頭往回走的時候,又是這名攝影家急喊停車:“停一下,這里的風景多美!”原來這里的一塊巨石兩旁天然生長著兩棵桃樹,桃樹盛開著美麗的桃花,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。攝影家便讓一位同行的美女或蹲、或站、或坐、或側身站在巨石上,美女融入桃花,桃花醉倒美女,我不禁借用了一句話說:“山美、桃花美、人更美。”我估計美女聽了心里一定樂滋滋的。待看相機框里的照片,比現實中更美麗、生動。攝影家又讓一位四十歲左右的男子拍,這名男子笑著說:“我曾不在桃樹下拍照片。”我說:“你是害怕交上桃花運。”他并未回答,只是笑了笑。

     

    上一篇:隨心而論

    下一篇:薛峰水庫.春意盎然

    日本av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