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菜單導航

    【美文美圖】白云山,老區最美的詩和遠方

    作者: 潮帝 來源: 潮帝文學網 發布時間: 2020年08月18日 04:37:39

    白云山,老區最美的詩和遠方

    王茂玉 文/圖

    微信圖片_20200813092204

    白云村

    白云山是泰和縣與青原區的分水嶺,東臨贛州市興國縣,主峰海拔862米。這是一座紅色的山,也是一座妙合自然的山。毛澤東主席在此留下了珍貴的歷史印跡和革命詩篇。“白云山頭云欲立,白云山下呼聲急……”。1931年,毛澤東在白云山指揮并取得了紅軍第二次反“圍剿”的勝利,揮毫寫下了《漁家傲·反第二次大“圍剿”》。中國革命的星星之火,也從這里燎原。

    在贛中南的十萬群山之中,白云山實是并不算高,它不奇偉,不孤傲,卻蘊藏著巨大的犧牲和奉獻,神秘而厚重,有一種不加修飾的低調,完全沒有名山的架勢。對于這樣一座很別致的山,我向來心懷敬意。在此前的時光里,我與白云山,更像是兩個遙望而又不相互打擾的朋友??梢哉f,白云山,就是泰和最美的詩和遠方。

    白云山的詩意,寫在山村的每一寸土地上。

    第一次到白云山,總有一種置身于紅色井岡或彩云之南的錯覺。湛藍色的天空,像大海一樣深不可測;天上飄浮著的白云,如洇染在藍色印花布上的花朵。午時的陽光,繾綣地打在客人的臉上,格外晃眼。

    請喝一杯白云山的茶吧。白云山人有著客家人普遍的氣質,熱情好客,忠誠厚道。好山好水出好茶。有客人到來,茶水總是一杯接一杯地端上來。酒紅的茶色,清甜的口感,淺淡的茶香,一下子就讓遠到的客人找到了親近的感覺。這親近,從視覺到味覺再到感覺。

    這是八月的白云山。清爽的風,從山谷里緩緩吹來,所有的氣息都透明而純粹。遠眺,群山翠綠,云霧像面紗一般,繚繞在半山腰。村里,清一色的土墻灰瓦,依山就勢,立在半面坡上,較好地保留著客家民居的風貌。在一處青崗林中,掩映著毛澤覃的故居。故居周遭,高山崇峻,竹木蔽日,流水潺潺,時時有鳥鳴空澗,如珠玉般濺落在屋瓦上。在林木與溪流之間,藤蔓纏繞著農家院墻。院落的曬場上、團箕上,晾曬著剛剛采摘的紅椒。屋外,籬笆架上的絲瓜仿佛在蕩著秋千。村頭溪畔,幾只高傲的大灰鵝優雅地踱著方步,步伐齊整有序。樹蔭下,小灰狗瞇著眼睛慵懶地打量著過往的行人,這眼神如山里人一般,善良而友好……所有的這一切,匯集成一張意境悠遠的山水畫,營造出“青、清、靜”的獨特意境,如同被時光遺忘的世外桃源,讓人置身其中,流連而忘返。

    白云山,這是一個來了再也不想走的地方。

    幾年前,泰和南昌商會的副會長鐘金衡因緣際會來白云山扶貧,他租用村里廢舊的禮堂,改造創建了白云山村第一家民宿——白云山客棧。合同一簽就是20年。每次上山他都要住上幾天。有時是帶家人來,更多的時候是帶朋友來。

    “為什么這么喜歡這里?”我們都非常驚奇。

    老鐘脫口而出:“因為一座山,一面旗,一首詩,一片情!這山,是白云山;這旗,是紅一方面軍軍旗;這詩,是毛主席的《漁家傲·反第二次大‘圍剿’》;這情,是我的紅色和扶貧情節。風景這邊獨好,白云山有東井岡的精神和精彩。我的爺爺是一名老紅軍,這些都是我下定決心投資并留下來的全部理由。”說起這些,老鐘更像是當地的一名導游。

    老鐘有著一頭藝術家才有的卷發,渾身散發出藝術家的潛質。作為商人的他,眼光挑剔而敏銳:竹林、云海、溪流、荷花、梯田、客家民居、清新空氣和紅色文化,傳統山水畫的元素,這里應有盡有。這里沒有污染,負氧離子高,定是登山愛好者、畫家、攝影師向往的天堂。“更欣喜的是山里四季的瞬息變化”。老鐘指著墻上的一幅攝影作品,“這是我用手機拍的,要是在雨天,白云山頭的云霧,像變魔術一樣,令人嘆為觀止。”

    然而,這個有著集歷史文化、自然風光、客家風情于一身的白云山村,似乎除了顯赫的歷史記載之外,并沒有過多刻意的炫耀。多少年來,因其內斂和含蓄,一直被世人所忽略,很少有外地人進來,停下腳步細細打量,聽它講述自己的如煙往事。

    對此,白云山人卻顯出一種超脫和坦然。這坦然,是因為胸中激蕩過太多的歷史風雷,而視熱鬧和喧嘩皆為過眼云煙,顯現出一種深邃和高遠。

    這樣的感覺,在白云山村支書羅宜輝的身上,體悟得格外真切。

    日本av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