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检索: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随礼

类别:小说   作者:松江春晓   时间:2016-11-06 15:54:35  阅读: 5次      文字大小:

  随 礼

  

  文/松江春晓

  

  一阵歌声,惊醒了正在瞌睡中的强子。

  熟悉的声音,强子知道是来电话了。都快半夜了,不是骚忧电话,就是急事。

  慌乱中,强子接通了电话:“喂!哪位?”是个生号。

  “强哥,我是苏军!”对方说话很急促。

  “哎呀,苏军啊,换号了?”这苏军可不是别人,他是单位的明白人。过去,苏军沒少到家來。强子病退三年了,几乎与单位断了联系,也包括象苏军这样的同事和好友。世态炎凉,道理谁都懂。

  “强哥,李局他爹去逝了,明早六点半火化,现在形势紧,李局说就通知几个直近的。”

  “在哪?”强子打着哈久,慢不经心地问。

  “噢,在江南殡仪馆!就这样,我挂了!”

  “谁呀?”老伴在一旁问。

  “咳,单位李局他爹死了!”

  “你都退好几年了,李局是后调来的,也没啥来往,通知咱们干什么?不就是收礼吗 ?上边不是不让搞这些吗?”

  “人家也没搞,就是通知几个直近的,通知咱,那是把咱当做直近的,看得起咱!”

  “啥呀,你在单位时,这个重视你,那个看得起你,结果是个啥?你们研究的成果,张起力成了主要研究人员,一下子提副局长了,而你,一身病,退下来谁管过你,在单位,这礼随不完,回家了,还得随,一个月就那二千多块钱,这还沒头了!”

  “说啥呢?咱们那个企业你也不是不知道,能存下来就不错了,李局毕竟是主管局的领导,听说他对我的研究成果很感兴趣。再说,谁家没个红白喜事儿,还是去吧!”

  强子在家说一不二,也是因为有病以及退休在家的缘故,爱人总是让着他。

  第二天早上五点,强子简单洗漱停当,拿起这月仅剩的500元钱,骑着电动车奔向殡仪馆。

  刚入冬,人们还不适应初寒,尤其是这阴森的殡仪馆。此时只有一份火化的。据说是找了人提前而为。

  强子此时想到了礼钱,兜里只有500元,他想看看别人随多少,没看到,他想问问别人,大家都很神秘。随500?这可是工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一个月的生活费呀!随200?当今随个礼也真是拿不出。怎么办?这时,他看到人们从停尸房的方向走过来,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放松的表情,强子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他把手再次伸向早已捂热的裤兜儿,用手捻出200元钱攥在手上,不放心,又用手捻了一下剩下的300元,确认无误后,也走向停尸门旁。不太熟悉的李局身披白布正站在那里,那件宽大的深蓝大衣让他依然风彩翩翩。强子凑到跟前,低声说道:“李局,我是强子,老爷子过世,我没帮上什么忙,您节衰吧!”

  强子握住李局早早伸过的大手,随势也将捏得紧紧的200元放在李局的手心。强子感到李局的手一颤,脸上有一丝不悦的表情掠过。强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外面站着的人还真是不多,一直躲在后面的强子观察着,除了家人(戴孝)外,都是些基层的十几号人,还有十几号不认识的。单位的车一个都没有。不一会儿,强子终于看出了一些门道儿,进屋找李局的人始终是络绎不绝,來者都是用的私家车,见到李局后,便扬长而去。

  强子想到了在走廓上见到人们偷偷拿出的信封,想到了李局那件深蓝色的大衣,也想到了放在李局手中的那捂得发热的200元,还有兜里那剩下的,自已用手捻了多次的300元。

  强子没有参加瞻仰仪式,偷偷地骑着电动车向外走去,拐角处,他忽然看一辆黑色轿车内有一台闪着红灯的摄像机和隐约的人影。强子感到很不是滋味儿,还是局长好,这事也有专人给录像。

  强子慢悠悠地开着车,想到那少得可怜后礼金,甚至有些后悔……

  

  

  

浏览5次    得分 :0 分       编辑: 悠幽子          加入收藏夹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相关作品
  • 随礼
  • 诗情画意